薄周賈曾:付之一炬

  在美國電影導演斯坦利·庫布里克(Stanley Kubrick)1964年執導的電影《奇愛博士》(Dr.Strangelove)中,脾氣暴戾的美國空軍將領杰克·瑞朋(Jack D.Ripper)派遣B-52轟炸機對蘇聯發動襲擊,試圖挑起核戰爭。就在舉槍自殺之前,他向英國皇家空軍上校萊昂納爾·曼德雷克(Lionel Mandrake)解釋了自己的動機:
 
  瑞朋:你知道飲用水氟化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的嗎?
 
  曼德雷克:不,我不知道,杰克。不知道。
 
  瑞朋:1946年,曼德雷克。一種外來物質被引進我們珍貴的體液中,我們卻都不知道,當然也別無選擇。
 
  曼德雷克:杰克……杰克,聽著,告訴我,嗯……你是什么時候想到這個理論的?
 
  瑞朋:這個嘛,我,嗯,我,第一次想到這一點,曼德雷克,是在用身體行動表達愛意的時候。[141]
 
  50年后,很多看似精神正常的人也被一種非常類似瑞朋將軍的恐懼控制了,他們擔心以促進健康的名義被引進的兒童疫苗像自來水氟化一樣,本身實際上是造成流行病的原因。
 
  跟其他藥物一樣,疫苗也有副作用,而且大家早就知道,在幾百萬個接種疫苗的兒童中間會有幾個出現負面反應,在少數人中后果會非常嚴重。跟其他藥物不同,疫苗一般用于健康的兒童和成年人,而不是病人。這種看起來不正常的情況——醫生或護士把針頭扎進一個非常健康的寶寶的身體,讓他或她大哭起來——總是會引發一些家長心中的返祖性恐懼。在歷史上對疫苗接種方案的反對存在大量例子,尤其是在政府強制推行的情況下。但是目前關于疫苗接種的恐慌有它自己的流傳病學。
 
  1998年,一個名叫安德魯·韋克菲爾德(Andrew Wakefield)的英國醫療研究人員,在發表于英國著名的醫學雜志《柳葉刀》(L ancet)的論文中聲稱,他和同事發現麻疹疫苗(可以預防麻疹、腮腺炎和風疹)跟一種腸病和自閉癥之間存在聯系。該領域的絕大多數專家一開始就對韋克菲爾德的結論持懷疑態度,其他研究團隊也未能再現他的研究結果。顯而易見的危險也很快就被指出,那就是如果對這個在科學上站不住腳的麻疹疫苗安全性的問題過度關注,可能會導致一些家長不給孩子接種疫苗,進而影響整個國家的人口健康。
 
  但是在最初幾年,在英國等地新聞中對這個故事的報道顯得好像爭論雙方實力均衡。英國廣播公司的議題式電臺節目《今日》,孜孜不倦地報道這個故事,并組織了多場直播辯論,疫苗壓力團隊的非專家代表和代表政府的科學家和、醫生的發言時長相同。[142]對韋克菲爾德理論的重視帶來了影響。《今日》節目在2001年進行的一項民意調查發現——毫無疑問這項調查是由該節目自己的傾向性報道促成的——至少有79%的調查對象認為應該對該問題進行公開調查。[143]正如預料的一樣,不僅在英國,其他國家的疫苗接種率都有所下降,數年后,英國和其他國家的麻疹發病率開始上升。
 
  科學和職業問責的車輪前進得緩慢,但是到了適當的時機,韋克菲爾德的論文被證實既有錯誤又存在欺騙,名譽掃地。另外一份專業醫療雜志將它描述為“可能是……近100年來最具有破壞性的醫療騙局”[144]。2010年,韋克菲爾德因嚴重違反職業操守被吊銷行醫資格。那篇論文的聯合作者早在幾年前就否認了與那篇論文及其理論的關系。
 
  有人也許會以為這樣就結束了。但是早在關于麻疹和自閉癥觀點證據確鑿的判決結果出來之前,反疫苗接種運動就已經聚集了自己的力量。他們并沒有放棄對這種聯系的信任,而且還提出了關于疫苗可能是造成自閉癥和其他疾病與殘疾的原因的大量猜測。其中一種就是“太多,太快”,或者叫“疫苗過量”理論。這就是本章開頭節選的唐納德·特朗普接受福克斯新聞(Fox News)節目Fox&Friends的電話采訪時提到(甚至可能會主張這是自己首創)的理論。
 
  這種理論并沒有醫療或科學證據支撐,甚至沒有概念模型來表明它為什么是真實的。兒童接種疫苗的日程安排過去會,以后也將會繼續經受密切監控。就像吃甘藍菜一樣,我們沒有理由相信嬰兒接種疫苗會導致自閉癥。但是對那些真實信徒來說,這些事實并不是事實,而是陰謀和掩飾的證據。小羅伯特·肯尼迪(Robert F.Kennedy Jr.)就是一名反疫苗接種活動領導者,他們指責美國政府和醫療機構掩蓋危險的真相,舉行“秘密會議”“串通”大型制藥公司,并且在對外援助促進并資助發展中國家的疫苗接種方面,讓美國面臨全世界指責毒害他們的兒童的危險。[145]這位反疫苗接種人士利用典型的現代修辭倒裝,一開始就把醫療機構本身定義為“反疫苗安全的游說團體”,并把他自己描述為非反對人士,而是支持兒童健康的運動參加者。瀏覽一下反疫苗網站樣本(childhealth‐safety.wordpress.com),你就會發現疫苗接種守衛者被他們稱為“網絡暴徒和流氓”。“這些禽獸,”該網站寫道,“令人討厭,就是討厭。”[146]
 
  在安德魯·韋克菲爾德喪失信用后,大部分媒體調整了對這個故事的態度,不再給疫苗懷疑者同等時間或同等處理方式(在采訪特朗普時,《福克斯和朋友》(Fox&Friends)節目的主持人想方設法講清楚,大部分醫生并不相信疫苗接種與自閉癥之間存在聯系)。但是它的誘惑力依然存在,即使是出于新聞和道德安全的原因,這些觀點后面至今還跟著一個問號。以下是2012年每日郵報網站(Mail Online)的一則新聞標題:
 
  麻疹:一個母親的勝利。大部分醫生都說三次接種疫苗與自閉癥沒有聯系,但是這個意大利訴訟案件是否會重新燃起這場存在爭議的辯論?[147]
 
  媒體持續關注這個問題的原因之一,是很多大力提倡疫苗懷疑論的人的身份:他們都是名人。以真人秀電視明星克里斯汀·卡瓦拉瑞(Kristin Cavallari)為例:
 
  你知道,說到最后,我只是個母親。現在有很多非常嚇人的統計數據,是關于疫苗的成分還有它們導致的問題——哮喘、過敏、耳朵感染等。我們覺得我們是在為我們的孩子做出最好的決定。[148]
 
  然后是身兼模特、電影和電視演員,性格多面的詹尼·麥卡錫(Jenny McCarthy),她可能是最著名也最執著的反疫苗名人:
 
  我們做母親的不是在治療自閉癥,而是在治療疫苗傷害。當你把疫苗傷害治好了,自閉癥也自然會痊愈。[149]
 
  “1983年,接種次數是10,”她告訴《早安美國》(Good Morning America)節目主持人,“當時自閉癥的比例是一萬分之一。現在接種次數是36,自閉癥的比例是一百五十分之一……所有的箭頭都指著一個方向。”[150]就像瑞朋將軍說的那樣,再明顯不過了吧,是吧?
 
  開明的喜劇演員兼HBO電視訪談節目主持人比爾·馬赫(Bill Maher)告訴他的觀眾,他并不相信健康人容易受H1N1(豬流感)病毒的影響,并且反對任何人——尤其是政府——“把疾病戳進他的胳膊”。[151]事實上,健康的兒童和成人的確容易受H1N1病毒的影響,這一點是毫無疑問的,很多人都感染過,還有人死于這種病毒。預防這種病毒的疫苗也不含活的病毒,跟馬赫想的并不一樣。

上一篇:愛情闖進門首映禮
下一篇:長安一中校園網

七天網絡溫馨提醒:薄周賈曾的這篇相關文章僅代表個人的觀點,內容僅代表作者的一家之言。可能會有所片面、偏激甚至錯誤的情況!很多SEO同行的水平都要比七天網絡的SEO小編強,薄周賈曾這篇文章僅供參考,歡迎各位同行、朋友批評并且指正!如果您有什么疑問,請您在留言區留言,還望給位不吝指正,謝謝!

薄周賈曾推薦閱讀

想要了解更多關于“薄周賈曾”的信息,歡迎使用百度搜索查找更詳細的內容!
宅男福利导航h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