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簽完離婚協議,窩囊女婿被私人飛機接走,岳父岳母傻眼了!

 魔幻KTV門前。

   周天剛把車子停好,就看到了小姨子李若詩。

   這妮子長得青春靚麗,今天化了淡妝,更顯嬌美可人。

   “若詩,快上車吧,媽等你回去吃飯呢。”

   周天下來開車門,他一條腿不太好使,顯得很吃力。

   “喲,這不是若詩那個瘸子姐夫嗎,果然聞名不如見面呀。”

   “左腳著地一米六,右腳著地一米七,平均身高一米六五,嘻嘻......”

   “快別笑話人家了,殘廢也挺不容易的......”

   跟李若詩一起出來的幾個年輕女孩,嘰嘰喳喳笑得很開心。

   李若詩氣得小臉煞白,每次遇到這個窩囊廢姐夫,準沒好事!

   這不又被同伴嘲笑了?

   “還不快上車?我不是讓你在街對面等我嗎?”

   李若詩狠狠瞪了一眼周天,上車坐在了后座上。

   “怕你過馬路不安全,就開過來了......”

   “還廢話!臉都被你丟盡了。”

   “......”

   周天不敢再說了,開車帶著李若詩離開了這里。

   入贅李家三年多了,他的地位都不如一條狗,想想心里也是難過。

   “媽,我回來了。咦,她是誰?”

   李若詩一進家門,就看到了一個和她年紀相仿的女孩。

   “還能有誰?瘸子的妹妹!”

   張淑云沒好氣的白了周天一眼。

   對這個沒家世沒背景腿腳還不好的女婿,她是掐半個眼珠子看不上。

   “哦,我回房間了。”

   李若詩嫌棄的瞟了穿著土氣的周天妹妹一眼,回自己房間了。

   “妹妹,你怎么來了?”

   周天疼愛的看著周靈。

   “這學期學費沒攢夠......”

   周靈搓著衣角,小臉通紅低聲道。

   “差多少?”

   “還差一千多。”

   “打個電話就行了,你還來一趟......”

   周天說著偷看一眼張淑云,真怕這個母老虎對妹妹發飆。

   果不出所料,張淑云的臉色已經很難看了。

   “要飯要到這來了,還要不要點逼臉了!”

   張淑云雙手叉腰,瞪著周靈。

   “阿姨,這錢我會打工還給我哥的,您別發火。”

   “還?你拿啥還,出去賣啊?”

   張淑云一臉鄙視,冷冷一笑。

   “媽,話別說那么難聽,又不用你掏腰包,我自己有錢。”

   周天強壓著火,怎么侮辱他,他都可以忍,可這樣侮辱妹妹,他真要控制不住了。

   “你有錢?呵呵,真是天大的笑話,你吃我家用我家的,就是個吃軟飯的,你哪來的錢?”

   “我......”

   “你什么你?除了洗衣做飯,你出去掙來一分錢了嗎?”

   “我那死鬼老公真是昏了頭招你進門,你倒是爭點氣啊,什么本事沒有還先瘸了!”

   “養你一個廢物就夠瞧的了,還要養你一家子廢物嗎。”

   “可憐我閨女一朵鮮花,怎么就插你這坨牛糞上了。”

   被丈母娘一頓數落,周天臉上火辣辣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入贅李家沒多久,他的左腿就出了問題,走路一瘸一拐,這也成了所有人的笑柄。

   “哥,學費我再想想辦法,我先走了。”

   周靈眼圈紅了,開門沖了出去。

   “妹妹!”

   周天急得不知如何是好,趕緊追了出去。

   由于腿腳不好,剛出門就摔了一跤,額頭撞了個大包。

   “真是沒用的玩意,呵呵,難怪你妹妹那么下賤來借錢,一對廢物。”

   張淑云抱著雙臂,站在門口冷嘲熱諷。

   “你說誰下賤?”

   周天忍不住了,爬起來吼道。

   把張淑云嚇一跳,三年多了,周天一直都溫順的很,突然兇起來還挺嚇人。

   不過很快她就鎮定了,“吆喝,還想造反吶,你要不愿意在這呆,就趕緊滾,給好人騰地方!”

   周天嘴唇都咬破了,走就走,這樣像條狗一樣的活著,還有什么意思。

   心里擔心妹妹,他快速的下樓到了街上。

   哪還有妹妹的影子?

   委屈和辛酸涌上心頭,周天呆呆的坐在了沒人的角落里。

   指甲摳進泥土,流出了鮮血,他卻一點都感覺不到痛。

   被岳母趕出家門,自己能去哪?

   沒學歷沒本事,腿還瘸,恐怕生活都成問題。

   一想到貌美如仙的老婆李若雪,周天還真舍不得離開她。

   盡管李若雪也不待見他,這三年多都沒讓他碰一下。

   委屈歸委屈,妹妹的學費,始終還是要解決的。

   可自己辛苦攢下的幾百塊私房錢又不夠......

   長嘆了一聲,周天拿出手機,撥打了一個藏在心中十年的號碼。

   接通后,周天只報出了自己的名字和所在位置,便掛斷了電話。

   兩小時后......

   一架商用直升機盤旋降落,一個衣著華貴的老者,帶著兩個隨從風風火火跑進了胡同。

   “少爺,真的是少爺!”

   老者恭敬的站在周天面前,激動得老淚縱橫。

   那兩個隨從更是大氣都不敢出,心中震驚不已。

   誰能想到面前這個吊絲模樣年輕人,竟是失蹤十年,華夏第一豪門的少爺!

   “裘管家。”

   “少爺,您那同父異母的弟弟得暴疾死了,您繼母在周家已無任何地位,更不會威脅您生命安全,老爺吩咐一定把您找到,您是周家唯一的繼承人啊......”

   裘管家還沒說完,周天就擺了擺手,示意他不要再說下去。

   幼時繼母要暗害他,不得已逃出京城,這一逃,便是十年!

   要不是周靈的父親收養了他,他早就凍餓而死了。

   那時自己的親生父親在做什么?

   可能還摟著繼母寵著弟弟呢吧!

   養父的恩情,一定要報答。

   同在屋檐下數年的周靈,周天早已把她視作親妹妹。

   至于親生父親,還有財勢通天的京城周家,周天一時還沒法消除心中那層隔閡。

   “能不能借我兩千塊,我有急用。”

   周天想了想,平靜的問裘管家。

   噗通!

   裘管家一緊張,直挺挺的跪在了周天面前。

   “少爺您是在打老奴的臉么,您可是老爺在這世上唯一的血脈,就算兩千億也沒問題啊!”

   “這卡里有五千萬,老爺特地吩咐我帶過來的,給您回京城的路上零花......”

   說著,裘管家把一張黑色卡片遞了過來。

   周天也沒客氣,把卡接過收入懷中。

   “回去告訴我爸,不要來打擾我,我在這里有家有老婆,有自己的生活。”

   扔下這句話,周天轉身一瘸一拐離開了這里。

   把裘管家緊張得直哆嗦,少爺他萬金之軀,竟然......腿瘸了?

   “少爺不肯回去,沒法和老爺交代啊。”一個隨從很是擔憂。

   裘管家望著周天離去背影,長出了一口氣:“知道少爺在哪就好......”

   ......

   周天平穩了一下心緒,然后一個人去了市醫院。

   他的腿并非什么不治之癥,只是沒錢醫治罷了。

   靜脈栓塞,一個小手術就能解決,現在有了錢,這些都不是問題。

   從醫院出來后,周天心里暢快了好多。

   不仔細看,已經看不出瘸了,過幾天就會和正常人一樣。

   周天臉上露出了久違的微笑,想到了妹妹周靈,他還是很擔心的。

   周靈整個暑假,都在麗江海鮮酒樓當服務員,所以周天直接打車找到了那里。

   剛進酒樓大堂,就看到一個濃妝艷抹、穿著職業裝的年輕女子,這女子站在周靈面前,一副趾高氣揚的模樣。

   “周靈,你剛才去哪了?”

   彭娜指著周靈的鼻子質問著,她是酒樓的領班,一直看周靈不順眼。

   “彭姐,快開學了,所以我剛才去找我哥借學費......”

   周靈明顯對彭娜很畏懼,小聲的回答著。

   “跟我請假了嗎你就隨便出去?”

   “彭姐,我沒找到你,電話又打不通。”

   “你個小窮逼,學費都交不上還得靠借的,活成這樣還真是失敗啊。沒跟我打招呼就敢隨便出去,你有沒有把我放眼里?”

   彭娜訓斥著周靈,心里卻爽的很。

   心想誰讓你長的漂亮了?男人都被你勾去了,哼,收拾的就是你。

   見周靈被人這樣罵,周天快步走了過去,“你嘴巴干凈點,干嘛欺負人?”

   彭娜打量了周天一番,看到周天一身地攤貨行頭,她噗嗤一聲笑了。

   就這樣一個窮吊絲,還想英雄救美嗎?

   “呵呵,我就是喜歡欺負她,你有意見?”


他們說了不算

   周靈眼中噙著淚,心里委屈極了。

   她承認自己是很窮,可窮就活該被欺負么?

   “哥,你怎么來了?”

   周靈硬擠出一絲笑容,來到周天面前。

   望著懂事乖巧的妹妹,周天心里挺不是滋味。

   他知道妹妹在假期打工賺學費,卻沒想到她的處境是這樣的。

   “不放心你,就來看看,順便給你送學費。”

   周天溫和的對周靈笑了笑。

   一邊的彭娜見狀,心里對周天更加不屑了。

   怪不得穿的這么寒磣呢,鬧了半天是周靈的哥哥啊。

   “我們酒樓可是高檔場所,不是什么人都能進的,如果你不是來消費的,就馬上離開。”

   彭娜陰陽怪氣的看著周天說道。

   周天看了彭娜一眼,“你怎么知道我不是來消費的?”

   “呵呵,也不照鏡子看看自己什么德性,穿的像叫花子似的,這里也是你能消費起的?”

   彭娜鄙夷的撇著嘴,呵呵冷笑。

   消費不起?

   周天覺得好笑,這年頭以貌取人的傻缺太多了。

   “哥,別跟她吵了,你先走吧,等我下班了去找你。”

   周靈怕事情鬧大,趕緊往外推周天。

   周天一看妹妹那著急的神色,他不想讓妹妹為難,也就準備先離開這里,等妹妹下班再說。

   可沒想到,這時彭娜說話了,“周靈你不用等了,現在你就可以下班了。”

   周靈聽了一怔,“彭姐,還沒到下班時間呢。”

   “不用等下班,從今以后你都不用來上班了,你被開除了。”

   彭娜哼道。

   周靈一聽就傻了,找份工作不容易,還有幾天就開學了,這幾天還能賺點錢的。

   “我看你也就是個領班吧,你有什么資格開除我妹妹?”

   周天問彭娜。

   “傻叉,你知不知道我男朋友是誰啊?我說開除你妹妹,你妹妹在這里就干不下去,懂不懂?”

   提起自己的男友,彭娜很是得意。

   “寶貝兒,在這吵什么呢,他是誰啊?”

   就在這時,一個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走了過來。

   這男人一身西裝,長的白白凈凈的,過來就摟住了彭娜。

   彭娜立馬變得溫柔起來,一臉崇拜的看著孫成,“孫哥,這土包子是周靈的哥哥。你快點把周靈開除了吧,看到她人家就心煩。”

   “哦?”

   孫成瞇了瞇眼睛,看看周天,鼻孔中哼了一聲。

   能當這個酒樓的大堂經理,孫成也算什么人物都見過了,所以一看周天的衣著打扮,他從內心就瞧不起。

   “周靈不是干活挺認真的嗎,為什么開除她?”

   孫成貪婪的偷瞄一眼周靈,他早想把周靈潛規則了,只是一直沒機會。

   彭娜一聽不高興了,“哪有那么多為什么,我就是不喜歡她在我面前晃悠。”

   孫成沒言語,這個理由就開除周靈,有點說不過去啊。

   況且還沒把周靈弄到手呢,孫成還真有點舍不得。

   見孫成不說話,彭娜火了,“哼,你是不是看上她了?果然男人沒一個好東西,喜新厭舊!”

   “沒有沒有,哈哈,別生氣嘛寶貝!她算個啥啊,我現在就開除她。”

   孫成哈哈一笑,然后對周靈說道:“去財務那領工資,你可以回家了。”

   “今天的工資扣了,讓你出去浪不好好上班,哼哼。”

   彭娜興災樂禍的對周靈說道。

   周靈低著頭一句話也沒說,她的心里難過極了。

   剛要往財務室走,周天卻拉住了她。

   “妹妹別難過,他們說了不算。”

   周靈驚訝的抬起了頭,她發現此刻的哥哥,好像跟以往不太一樣了。

   至于哪不一樣,她也說不上來。

   孫成聽到周天的話后,不由得嗤笑了幾聲,道:“我說了不算,難道你說了算?”

   “哈哈,你個傻逼真是笑死人,我孫哥是大堂經理,你竟然覺得他說了不算。”

   彭娜笑得前仰后合的,像看傻子一樣看著周天。

   “沒事的哥,你先走吧,我去領完工資也走。”

   周靈小聲的對周天說道,看到孫成和彭娜這樣嘲笑哥哥,她很心疼。

   “該走的是他們。”

   周天很平淡的說了一句,拉著周靈的胳膊,沒讓她動。

   “行了行了,趕緊滾吧,這不歡迎你。”

   孫成不耐煩的沖周天擺擺手。

   周天沒理會孫成,問周靈道:“妹妹,你有你們老板的電話嗎?”

   “有。”

   周靈點點頭,卻不知道周天要做什么。

   “怎么,還想找我們老板告狀呀?我告訴你沒用的,你這種垃圾,我們老板才沒功夫搭理你。”

   彭娜對著周天冷嘲熱諷。

   “妹妹,給你們老板打電話,讓他現在就過來,我要買下這家海鮮酒樓。”

   周天沉聲說道。

   “啊?”

   周靈都懵了,不過她還是撥通了老板的電話。

   孫成和彭娜都愣了一下,但很快他們就哈哈大笑起來。

   “哈哈,又瘋一個。”

   “孫哥,我要不行了,快被這傻逼逗死了。”

   周天就當沒聽見,帶著周靈在這等酒樓老板到來。

   不到一分鐘,老板就從樓上下來了。

   “鄙人姓徐,請問是你要買下我的酒樓?”

   徐老板很客氣的問周天。

   “老板你可別理他了,這就是個精神病。”

   “是呀老板,你看他這副窮酸樣吧。”

   孫成和彭娜規規矩矩站在一邊,一副討好的模樣,提醒著徐老板。

   徐老板畢竟見過大世面,他并沒有小看周天。

   “這位先生,我的酒店生意很好的,所以你至少出五百萬,才能賣給你。”

   徐老板試探性的對周天道。

   其實也就值三百萬,但酒店生意確實不錯,所以徐老板故意把價格抬高許多。

   “可以,你去準備合同吧,給我個帳戶,五百萬現在就給你轉過去。”

   周天平淡的道。

   “好......,好的先生!”

   徐老板激動極了,這位居然連價錢都不講,賣了五百萬,絕對是天價了啊。

   帶著周天去了財務室,很快,五百萬就到帳了......

   再次回到酒店大堂,徐老板還感覺像在做夢。

   居然多賣了近一倍的價錢,血賺啊!

   看著周天的邋遢穿著,徐老板心中暗嘆,現在的有錢人都這么低調的嗎。

   孫成和彭娜心里慌的不行,一開始還以為周天在裝模作樣,萬沒想到對方是來真的啊。

   都怪自己有眼無珠,這下可捅婁子了!

   “先生,我收拾一下東西就走了哈,這酒樓歸您了。”

   徐老板心滿意足,跟周天熱烈握手,然后上樓收拾東西去了。

   “老板......”

   孫成和彭娜顫抖著來到周天面前,差點跪了。

   能不緊張么,周天現在可是他們的新老板了。

   剛才還囂張跋扈的兩個人,此刻在周天面前乖的像孫子一樣。

   “你們兩個可以滾蛋了。”

   周天冷冷一笑,看著孫成和彭娜。

   二人聽了如遭雷擊,萬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花五百萬買下酒樓,就為了開除他們,要不要這么有錢任性......

   “老板手下留情啊,我家里還有老婆孩子要養,還有房貸,我不能失去這份工作啊......”孫成也顧不得臉面了,跪在周天腳下哀求起來。

   “老板你把我留下吧,你讓我干什么,我都愿意。”彭娜搖晃著周天的胳膊,還想使美人計呢。

   “三八你閉嘴!要不是你,我能惹老板生氣嗎?”

   “草尼瑪孫成,你白玩我一年多還管我叫三八?”

   “......”

   兩個人狗咬狗,在酒店大堂就干起來了。

   周天一皺眉,招呼保安把他倆都趕了出去。

   “妹妹,以后這家酒樓就是你的了,你有空過來照看一下就行。”

   周天溫柔的望著妹妹說道。

   周靈還沒從剛才的震驚中回過神,喃喃的道:“哥,你怎么有這么多錢啊。”

   “以后你會明白的,哥先走了。”

   周天微微一笑,然后離開了這里。

   揮手攔了輛出租車,周天往家中趕去。

   剛到樓下,就看到一輛嶄新的寶馬7系停在那。

   周天也沒在意,但想起兇悍勢利的丈母娘,他搖搖頭,邁步上了樓。

   一進屋,就看到張淑云滿面笑容,把一盤洗好的水果放在一個青年的面前。

   “小非呀,若雪一會就下班了,你先坐會,阿姨陪你聊天。”

   張淑云親熱的招呼著錢小非。

   錢小非,北川市錢氏集團公子哥,剛剛從國外留學回來。

   他也是曾經李若雪眾多追求者中最翹楚的一個,從高中開始就猛烈追求,只不過一直沒能如愿。

   這次回來,錢小非對李若雪仍然心心念念。

   得不到的,永遠是最好的。

   李若雪嫁了個瘸子老公,這事他也聽說了。

   嫉妒和不甘之余,他也覺得自己是有機會挖墻角的。

   “好的阿姨,咦,這位是......”

   看著走進門的周天,錢小非一怔。

   “哼,他就是若雪那個瘸貨老公。”

   張淑云沒好氣的瞪了周天一眼,“不都說好滾蛋了么,還有臉回來啊?”

   “呵呵,他就是若雪的老公啊,我能想象這幾年若雪過的什么日子了。”

   錢小非戲謔的笑了笑,看到周天穿著這么老土,他心里鄙視極了。

   就這種窮逼,也配擁有李若雪?

   周天沒說話,平靜的看了一眼錢小非,然后往自己房間走去。

   “有客人在都不知道打個招呼嗎?這么沒教養!喲,腿腳咋還利索了?”

   張淑云驚訝極了,心想這個瘸貨腿怎么突然好了。

   “媽,我回來了。”

   就在這時,門開了,一個長相甜美動人、身材婀娜窈窕的長腿美女,走進了客廳。

   這女人一進門,周天眼神一柔,停下了腳步。

   錢小非看到這個女人后,魂都快飛了,很紳士的起身,手捧鮮花,迎了上去。


很有面子是吧

   “若雪,你可回來了,我都等你半天了。”

   錢小非盡量克制心中的燥動,表現的很大方得體,把玫瑰花獻了上去。

   正是李若雪下班回來,只不過她沒想到,是這只蒼蠅來了。

   上高中時就被錢小非騷擾出陰影了,此時錢小非上門,讓李若雪有種陰魂不散之感。

   看了周天一眼,李若雪心中不免一陣的憂傷。

   但凡自己的男人能有點出息,錢小非也不至于這么囂張啊。

   “嗯。”

   李若雪只是點點頭,卻沒有接鮮花。

   “呵呵,小非呀,若雪最近工作出了點問題,所以心情不好。”

   一邊的張淑云見情況不對,趕緊過來打圓場。

   “是嗎?有什么問題可以跟我說說。不是我夸海口,在北川市,還沒有我解決不了的事。”

   錢小非很有底氣,拍著胸脯保證。

   他老爸有錢有勢,人脈又廣,在北川市確實吃的開。

   至于李若雪沒接受他的玫瑰花,這不算什么,他有的是耐心。

   張淑云聽完笑了,“是呀是呀,阿姨一百個相信!不像某些廢物,遇到個大事小情的,只能干瞪眼。”

   說著,張淑云嫌棄的瞟了周天一眼。

   周天沒說話,岳母瞧不起他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早已習慣。

   看到母親在外人面前如此貶損周天,李若雪的心里還是挺不舒服的。

   就算再廢,那也是她名義上的老公。

   “媽,我累了,回房間歇著了。”

   說著,李若雪看了一眼周天,示意他也進房間,別在這丟人現眼了。

   “小非你別往心里去,最近若雪總被上司找毛病,所以才......”

   “媽!”

   沒等張淑云說完,李若雪就喝止了她。

   “呵呵,原來是這點小事呀,回頭我約若雪上司吃個飯,讓他以后別找若雪麻煩也就是了。”

   錢小非微微一笑。

   “太好了小非,阿姨就提前謝謝你啦。”

   張淑云眉開眼笑,對錢小非的話深信不疑。

   “小事一樁,阿姨您真是太客氣了。”

   “我們下樓走走吧。”

   李若雪拽了拽周天的衣角。

   把周天弄得一怔。

   結婚三年了,老婆都懶得和他說句話,今天太陽從西邊出來了?

   但很快他就明白了,李若雪這是討厭錢小非,找個機會出門罷了。

   “好。”

   周天沖李若雪溫柔一笑。

   “好什么好?你自己出去吧,天黑前別回來,若雪在家陪客人。”

   張淑云瞪了周天一眼。

   “阿姨,若雪老公腿腳也好了,不如我幫他找個工作吧。一個大男人一分錢不掙,靠老婆在外面打拼,也太不像話。”

   錢小非說道。

   李若雪聽了很是很意外,周天的腿居然好了?

   “小非你說的太對了,是不能讓我女兒再白白養著他了。”

   張淑云不住的點頭,對錢小非的話深以為然。

   “那好阿姨,寰宇國際人事部經理是我好朋友,要不我們現在就帶他過去試試?”

   錢小非試探性的問張淑云。

   他已經有了計劃,要當著李若雪和張淑云的面,好好羞辱周天一番。

   要讓李若雪知道,她選的這個老公有多窩囊,多低賤。

   投入他錢小非的懷抱,才是明智的選擇!

   “好的小非,那我去換換衣服。”

   張淑云對此很滿意,連連點頭。

   “媽,工作我自己能找,不用他幫忙。”

   周天這時說道。

   張淑云臉立馬拉下來了,“錢大少好心幫你找工作,你還不領情?”

   “我自己也能找到的。”

   “你找到個屁!馬上跟我走,不然你永遠別回這個家了。”

   張淑云生氣的瞪著周天。

   周天很無奈,看了一眼身邊的老婆。

   李若雪沒說什么,算是默認了母親的提議。

   她也希望周天能像別人的老公一樣,有份工作,也免得總被人嘲笑是個瘸子廢物。

   “媽,是要去寰宇國際嗎?我也要開開眼界去,那可是咱們市的明星企業呀!”

   這時房間里的李若詩走了出來,開心的說道。

   周天沒辦法了,丈母娘說的出就做的到,擰著來真會被趕出去。

   一家四口坐上錢小非的寶馬車,往寰宇國際駛去。

   寬敞舒適的豪車,讓張淑云羨慕不已。

   她甚至產生個念頭,早晚把周天趕出家門,找個像錢小非這樣的金龜婿。

   十分鐘后,寰宇國際。

   周天他們剛進公司,一個身材火辣的美女就注意上周天了。

   仔細看了周天幾眼后,這美女神色大變,抱著文件飛快的跑進了董事長辦公室。

   “董事長!您讓我留意的那個年輕人,來咱們公司了!”

   這美女是董事長苗鵬舉的助理,柳月兒。

   剛才看到了周天,她又驚又喜,趕緊向苗鵬舉匯報。

   “真的!?”

   苗鵬舉呼的一下站起,激動極了。

   他名義上是寰宇國際的董事長,可也只是京城周家的一個馬前卒罷了。

   這家公司,實質上是周家的產業。

   周天和裘管家見面的時候,一個隨從用手機偷拍了周天。

   就在剛剛,裘管家把周天的照片傳到了苗鵬舉手機上。

   吩咐苗鵬舉,務必照顧好這位金枝玉葉的大少爺。

   苗鵬舉哪還坐得住,少爺在此,這可是他表現的絕佳機會啊!

   “人在哪?”

   “就在人事部。”

   “快!”

   苗鵬舉大手一揮,急匆匆帶著柳月兒沖了出去。

   ......

   人事部經理辦公室內。

   “江偉啊,這是我好朋友的老公,你能不能給安排個工作?”

   錢小非翹著二郎腿,指了指身后的周天,問人事經理江偉。

   面對錢大少,江偉不敢怠慢,“錢少,你也知道的,多少人擠破腦袋想進寰宇,現在真沒崗位呀。”

   “你不是說缺個保潔員嗎?”

   錢小非狡黠一笑,沖江偉眨了眨眼。

   江偉是個人精,立馬明白錢小非的用意了。

   錢大少是想磕磣這美女的老公啊,莫非是要揮起鋤頭挖墻角?

   果然是傾國傾城的極品美人......

   偷看一眼李若雪后,江偉心里不平衡了。

   臭吊絲居然娶這么漂亮的老婆,真是沒天理!

   “嘿嘿,是缺保潔員,不過要掃廁所的,你朋友這位老公能勝任嗎?”

   江偉用嘲弄的目光笑望著周天。

   聞言,李若雪柳眉微皺,臉都在發燒。

   偏偏周天一臉無所謂的模樣,令她心都涼了。

   她恨自己的男人太沒用。

   人家都要派你掃廁所了,還無動于衷?

   保潔員是爺們干的活么,分明是在羞辱你!

   你到底是不是個男人!

   “阿姨,您覺得怎么樣?寰宇國際是很難進的。”

   錢小非一副很為難的模樣,問張淑云。

   張淑云也感覺不太像話,但還是說道:“他也沒啥能力,掙點就行,總比在家呆著讓鄰居笑話強。”

   “喂,保潔員你能不能干?在家不是很能打掃衛生嗎?”

   張淑云不耐煩的問周天。

   “你女婿當保潔員,你很有面子是吧。”

   周天說道。

   “你......”

   張淑云愣了一下,一時有些語塞。

   “有些人就是臉皮厚,反正有老婆養著他,他當然不上進了。”

   錢小非往椅背上一靠,“你這種人就是自私,不為老婆著想。如果我是你這逼樣的,什么工作都肯干,只為減輕若雪的負擔。”

   “是呀,別好高騖遠嘛,在寰宇國際,就算當保潔員也很有前途的。待遇方面呢,看在錢大少面子,可以加五百塊給你,月薪三千怎么樣?”

   江偉一臉譏笑看著周天,“你要好好感謝錢大少和你老婆喲,不然廁所都沒得掃呢......”

   “江偉!你好大的狗膽!”

   就在此時,一道深厚的中年男子聲音傳來。

   緊接著,虛掩的門被一腳踹開。

上一篇:七天網絡-警惕考研“剛需”背后的“劇場效應”
下一篇:下半年9地出臺住房租賃新規-七天網絡SEO

七天網絡溫馨提醒:七天網絡的這篇相關文章僅代表個人的觀點,內容僅代表作者的一家之言。可能會有所片面、偏激甚至錯誤的情況!很多SEO同行的水平都要比七天網絡的SEO小編強,七天網絡這篇文章僅供參考,歡迎各位同行、朋友批評并且指正!如果您有什么疑問,請您在留言區留言,還望給位不吝指正,謝謝!

七天網絡推薦閱讀

想要了解更多關于“七天網絡”的信息,歡迎使用百度搜索查找更詳細的內容!
宅男福利导航hot